人工耳蜗适应症 人工耳蜗手术 人工耳蜗工作原理 双侧植入 老年性聋 单侧聋

一、患者的选择标准
人工耳蜗植入主要用于治疗双耳重度或极重度感音神经性聋。
1.语前聋患者的选择标准:
①植入年龄通常为12个月~6岁。植入年龄越小效果越佳,但要特别预防麻醉意外、失血过多、颞骨内外面神经损伤等并发症的发生。目前不建议为6个月以下的患儿植人入人工耳蜗,但脑膜炎导致的耳聋因面临耳蜗骨化的风险,建议在手术条件完备的情况下尽早手术。6岁以上的儿童或青少年需要有一定的听力言语基础。
②双耳重度或极重度感音神经性聋。经综合听力学评估,重度聋患儿配戴助听器3~6个月无效或者效果不理想,应行人工耳蜗植入;极重度聋患儿可考虑直接行人工耳蜗植入。
③无手术禁忌证。
④监护人和/或植入者本人对人工耳蜗植入有正确的认识和适当的期望值。
⑤具备听觉言语康复教育的条件。
2.语后聋患者的选择标准:
①各年龄段的语后聋患者。
②双耳重度或极重度感音神经性聋,依靠助听器不能进行正常听觉言语交流。
③无手术禁忌证。
④植入者本人和/或监护人对人工耳蜗植入有正确的认识和适当的期望值。
二、手术禁忌症
1.绝对禁忌证:内耳严重畸形,例如Michel畸形;听神经缺如或中断;中耳乳突急性化脓性炎症发作期。
2.相对禁忌证:癫痫频繁发作不能控制;严重精神、智力、行为及心理障碍,无法配合听觉言语训练。

摘自:人工耳蜗植入工作指南(2013)


微创的人工耳蜗手术

耳蜗植入的微小切口,耳蜗植入应用2.5-4.0cm的小切口已经证明是行之有效的,现已证明小切口可以减少出血、 缩短手术时间、 基本消除皮瓣坏死风险, 这对于避免婴幼儿手术并发症有重要意义。

摘自:戴朴:人工耳蜗微创手术的几点考虑、第十四届全军耳鼻咽喉头颈外科专业学术会议论文集


人工耳蜗手术护理

术前和术后护理
1.术前护理
1.1心理护理
患者入院后,家长或家属需要帮助其尽快熟悉环境(特别是患儿),消除对医院环境的恐惧。
1.2术前准备
协助医生完成患者各项术前检查;人工耳蜗植入术是全麻手术,术前8~12小时禁食物和水,以免麻醉插管时  造成误吸的危险。
1.3术前备皮
备皮范围在耳后3~5cm,可以剃光头。备皮完毕应嘱患者洗澡,尤其是小儿,剪下的头发会对稚嫩的皮肤造成危害,需及时清理。
1.4家长的期望值
术前要充分了解人工耳蜗带来的益处及存在的不足,要有适当的期望值,才能达到满意的结果。
2.术后护理
2.1全麻术后护理
术后应采取平卧侧头位(双侧同时植入,采取平卧位),术耳朝上。患儿在全麻初醒时往往出现哭闹、躁动,应注意保护患儿的安全、防止坠床等。
术后4~6小时候方可进温热、易消化的流质或半流质饮食,过早地进食水,在孩子苦恼时,容易造成误吸甚至窒息的危险。
3.术后指导
3.1开机及调试
术后1个月左右开机,调试的时间根据听力师的告知安排下一次的调试。
3.2术后言语康复训练
对于患儿,家长要送其去专业听力语言康复机构进行康复训练,语训需要家长的配合。不要让患儿看口型学发音,打手语等,要以使用口语交流为首选。
3.3术后正确使用和保养人工耳蜗
避免局部剧烈冲撞和挤压,避免潮湿和雨淋,防止粗暴操作导致外力损坏,远离高压、强磁场、禁做MRI,少做CT检查。

摘自:冯秀兰,陈媛,王林娥*,人工耳蜗植入患儿围手术期护理经验分析。中国听力语言康复科学杂志2009第5期73-76


不带静电膜的手术视频链接:https://yunpan.360.cn/surl_yH2BLnMCLmE


人工耳蜗工作原理:

1.麦克风采集声音

2.言语处理器将采集到的声音加以处理、编码和数字化

3.编好的语码通过传输线圈向体内发射

4.接收刺激器将接收到的信号加以解码,并转化为特殊电信号通过导线传入耳蜗内的电极

5.蜗内电极根据进入声音的频率不同刺激耳蜗不同的部位

6.听神经产生神经冲动并传到大脑听中枢产生听觉


诺尔康产品及人工耳蜗工作原理视频链接: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zA1NzM0OTYw.html?spm=a2h0k.11417342.soresults.dtitle




人工耳蜗(CI)是治疗双侧重度至极重度感音神经性聋儿童和成人的医疗护理标准。由于人工耳蜗的终极和持续目标是改善听障患者的听力表现,因此双侧人工耳蜗也是一种潜在的方法。双侧的潜在受益包括双耳总和效应、静噪效应、每侧耳同等的头影效应,提高噪声下的听力、声音定位能力和释放掩蔽的空间效应;潜在的弊端包括额外或延长的外科手术、未经证实的成本/收益情况、以及丧失了使用未来技术或药物治疗人工耳蜗植入耳的能力[1]

儿童双侧人工耳蜗植入术:实验结果表明,在声调识别和双音节词识别方面,该儿童识别率都达到100%。在韵母方面,双侧略好于单侧。在声母识别和短句识别方面,双侧人工耳蜗的语音识别率远高于单侧。在日常生活中,儿童双侧配戴人工耳蜗比单侧的言语识别率.听觉定向都要好[2]

青少年人群中相继双侧人工耳蜗植入术:研究表明:相继双侧人工耳蜗植入的青少年植入者反映第二侧植入人工耳蜗(CI2)后听声有显著改善[3]

双侧人工耳蜗植入者在噪声环境下的言语辨别能力:研究表明:在不同的信噪比下(0,-5,-10及-15的信噪比),单侧人工耳蜗对声调的辨别能力平均近于0%,而双侧人工耳蜗植入的平均成绩为80%,72%,68%和54%,双侧人工耳蜗植入患者占据明显优势[4]

结论:双侧人工耳蜗提高了患者的言语识别率[2]

参考文献:
1. Wanna G B,Gifford R H, Mcrackan T R, et al. Bilateral cochlear implantation.[J].Otolaryngologic Clinics of North America, 2012, 45(1):81.
2.刘巧云, 黄昭鸣, 孙喜斌,等. 双侧人工耳蜗植入对儿童听觉识别能力影响的个案研究[J]. 中国听力语言康复科学杂志, 2008(1):51-53.
3. Feiedmann D R, Green J, Fang Y, et al. Sequential bilateral cochlear implantation in the adolescent population[J]. Laryngoscope, 2015,125(8):1952-8.
4.区建国, 金昊, 许由,等. 双侧人工耳蜗植入者在噪声环境下的言语辨别能力[J]. 中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 2001,36(6):433-435.

摘要: 老年性聋是人类最常见的听力损害,表现为与老化进程密切相关的,累及外耳、中耳、内耳、中枢听觉通路以及皮质认知水平的退行性病。

老年性聋的病因:
1.机体不可逆的衰老过程。
2.遗传因素:老年性聋的发病年龄可以从30余岁到80余岁,其进程快慢也因人而异,且具有家族性和地区性,受遗传因素的影响。
3.环境及个体因素的影响:比如各种噪声损伤的累积效应、药物或化学制剂的耳毒性作用的累加等。

老年性聋的症状:
1.抱怨听得到但听不懂言语。
2. 以耳蜗病变为主的老年性聋有重振现象,表现为小声听不见,大声又嫌吵,选配助听器时,频响动态范围受限制。
3.噪声环境下辨音困难,影响交流。
4.对声源的位置识别困难。
5.往往伴随有高频耳鸣。
老年性聋的治疗:
1.对于重度以上听力下降的患者可以选择人工耳蜗植入。最近一项研究表明[1],老年人植入人工耳蜗不受年龄的影响,但是老年人的全身状况是手术决策和围手术期的重要考虑因素。

补充资料:在许多老年人中,年龄相关的听力损失往往不受关注,因此听力损失通常被认为是不幸的但无关紧要的衰老组成部分。研究人员报道听力损失可能加速了年龄相关的认知能力下降, 更有效地干预听力损失有助于延缓认知下降和痴呆[2]

摘自:谢静, 龚树生. 老年性聋[J]. 中华全科医师杂志, 2013(6):416-418.

参考文献:

1. Leung J, Wang NY, Yeagle JD, et al. Predictive models cochlear implantation in elderly candidates. Arch Otolaryngol Head Neck Surg,2005,131:1049-1054.
2. Peracino A.Hearing loss and dementia in the aging population.[J]. Audiology &neuro-otology, 2014, 19 Suppl 1(1):6-9.

对双耳听力有差距的情况统称非对称性听力损失(Asymmetric Hearing Loss, AHL),泛指双耳听敏度存在一定程度的不对称,极端例子是差耳为全聋,而对侧耳听力正常或仅有轻度听力损失。一般将这种极端例子称为单边听力损失 Unilateral Hearing Loss, UHL)或单侧聋 Single Sided Deafness, SSD),此时 双耳间4频率(0.5, 1, 2 and 4 kHz)的纯音阈值不对称差值达到30dBHL或更多,同时差耳听力达到传统的人工耳蜗植入标准。另一个得到公认的UHL额外条件是好耳平均阈值应好于60 dBHL,从而明确了不适合在好耳侧植入人工耳蜗[1]

根据全面新生儿听力筛查数据估算,单侧聋儿童的发病率为1-3%[1] 成人单侧聋发病率高,特别是老年人的发病率可以高达18%[2]

单侧聋的发生原因:造成单侧聋的原因可以是遗传性、先天性和获得性,如单侧蜗神经发育异常(Cochlear Nerve Deficiency CND)、先天性小耳畸形、大前庭导水管综合征、听神经病、病毒/细菌感染性耳聋、单侧突发性耳聋、噪音性耳聋、梅尼埃病、头部外伤、单侧听神经瘤等[3,4]

单侧聋的危害:非对称性听力损失和单侧聋患者言语识别率会降低[5],但一般不会严重影响患者的言语和语言发育,部分患者学习成绩没有受到直接影响,因此许多单侧聋患者终生没有接受任何干预[6]

单侧聋的干预:建议对非对称性听力损失和单侧聋进行干预,双耳聆听可以辨别声音来源,这可以帮助植入者在群组交流时快速辨别和定位谈话者。由于单侧聋或单侧人工耳蜗植入者对谈话者的语音线索,如音调等辨别能力弱,故此双耳聆听尤为重要[7,8]

图表:

1. 基于纯音平均听阈的SSDAHL定义[9]

SSD

差耳

重度到极重度听力损失

好耳

30dB HL 包括4000 Hz

AHL

差耳

重度到极重度听力损失

好耳

30dB HL 包括4000 Hz

60dB HL 包括4000 Hz

双耳听力不对称

30dB HL(差耳PTA4-好耳PTA4

PTA4 =四频率纯音平均阈值

参考文献:

1. Christophe Vincent, Susan Arndt, Jill B. Firszt, Bernard Fraysse, Pádraig T. Kitterick, Blake C. Papsin, Ad Snik, Paul Van de Heyning , Olivier Deguine , Mathieu Marx: Identification and Evaluation of Co- chlear Implant Candidates with Asymmetrical Hearing Loss. Audiol Neurotol 2015; 20 (suppl 1).

2. Agrawal Y1, Platz EA, Niparko JK: Prevalence of hearing loss and differences by demographic characteristics among US adults: data from the National Health and Nutrition Examination Survey, 1999- 2004. Arch Intern Med. 2008 Jul 28; 168(14): 1522-1530.

3. Tharpe AM1, Sladen DP: Causation of permanent unilateral and mild bilateral hearing loss in children. Trends Amplif. 2008 Mar; 12(1): 17-25.

4. Susan Arndt, Susanne Prosse, Roland Laszig, Thomas Wesarg, Antje Aschendorff, Frederike Hassepass: Cochlear Implantation in Children with Single-Sided Deafness: Does Aetiology and Duration of Deafness Matter Audiol Neurotol 2015; 20(suppl 1): 2130.

5. Lieu JE1, Tye-Murray N, Karzon RK, Piccirillo JF: Unilateral hearing loss is associated with worse speech-language scores in children. Pediatrics. 2010 Jun; 125(6): e1348-1355.

6. Weaver, J: Single-Sided Deafness: Causes, and Solutions, Take many Forms. Hearing Journal. (2015) 68(3): p. 22-24.

7. 19.Kerber, S. and B.U. Seeber: Sound localization in noise by normal-hearing listeners and cochlear implant users. Ear Hear. 2012, 33(4): p. 445-457.

8. 20.Loizou, P.C. Speech processing in vocoder-centric cochlear implants. Adv Otorhinolaryngol. 2006, 64: p. 109-143.

9. Vincent C, Arndt S, Firszt J B, et al. Identification and Evaluation of Cochlear Implant Candidates with Asymmetrical Hearing Loss[J]. Audiol- ogy & Neurotology, 2015, 20 Suppl 1:87-89

  • 【关注公众号】

  • 【关注微博】

关于听力
你了解听力吗
听力损失
听力干预
听力语言康复
文件下载
产品中心
植入体
晨星
高歌
售后服务
维护保养
助学金
植入者视频
电子刊物
操作视频指南
专业客户
人工耳蜗适应症和禁忌症
人工耳蜗植入手术
文献报道
专业会议信息
MRI Warning
关于我们
发展历程
荣誉资质
新闻中心
行业新闻
公司新闻
联系我们
营销网络
我要咨询
人力资源
人才招聘
理念
团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