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汇报》专访温州“合同大王”李方平:跃身时代熔炉 锻就风云浙商

发布日期:2018-10-15

上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在改革开放的春风中,一批头脑灵活的浙江温州人发展个体经济,成为全国第一批在市场经济尝试中先富起来的人。然而,随着1982年“严厉打击经济领域犯罪活动”的展开,其中有八人以“投机倒把”罪入狱,史称“八大王”事件。1983年,农村经济政策放宽,“八大王”反转成为建设市场经济的先进典型,纷纷平反出狱。从探路者到阶下囚,再到平反后被高调宣传,“八大王”的命运被深深地打上了时代烙印。他们在时代的大熔炉中历练,人生经历与中国改革开放大潮紧密相连,也因此被锻造成为一代风云浙商。 李方平,1955年出生于温州乐清,因善于经销谈判,到哪里都带着合同,被誉为“合同大王”,是著名的“八大王”之一。平反出狱后,李方平也曾远赴他乡,却最终选择归国二次创业。如今,他创办的诺尔康打破国外技术垄断,使中国成为第四个能够生产人工耳蜗的国家,并因此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以及年度“风云浙商”。 “我家祖祖辈辈都是农民,小时候家里很穷,常常吃不饱饭,于是我就跟着邻居跑到上海做起了推销。”1973年的上海,是全国各地供销员的“大本营”。李方平白天跑工厂,晚上就睡旅店最便宜的大通铺。“我每晚都跟来自天南地北的供销员聊天,正是在这些供销员的介绍下,我在山西签订了第一份价值万元的大合同。” 1978年,已在乐清县小有名气的李方平,被聘请到乐清防腐器材厂。在三年时间里,他从供销科长升到副厂长,通过挂靠或者和个体户合作的方式,将乐清的电器产品销往全国各地。 此时,李方平尝到了勤劳致富的甜头,积累了数目不小的财富。1979年结婚时,他在村里的马路边修建了一栋三居四层的小洋楼,第二年还买了一辆小轿车,成为温州最早一批拥有私人轿车的人,一时风光无限。 政策突变 获罪入狱 1982年,国家开展了打击“投机倒把”的经济整肃运动。“其实,整个形势从1981年就紧张起来,工厂开始限制我出差,还派了工作组查阅我经手的合同和账目。”李方平回忆说,“幸好当时乐清县的领导觉得我年纪轻,有能力也有闯劲,一直想‘保’我,只要求调查谈话时必须出席,并没有限制我的生意。”直到1982年10月,《人民日报》报道了“温州八大王”投机倒把事件,一下子轰动了全国。 “其实我算是误伤,本来都已经逃过一劫了。”结果,省里“打击经济犯罪工作组”的车从国道经过,看见李方平家新盖的四层楼,就下了结论:“如果不是投机倒把,哪里来的钱住这样的房子!”李方平苦笑道:“就这样,在1982年的夏天,我以‘投机倒把’罪被逮捕入狱。” 平反出狱 避走他乡 1983年,中共中央颁布《当前农村经济政策的若干问题》,农村经济政策获得了进一步放宽。“八大王”被羁押的人员中有的无罪释放,有的被取保候审,那些潜逃在外的也大胆回家了。“我交了9,500元的罚款,终于回家了。”李方平说,1983年初,自己只身一人驱车前往上海,重新开始做生意。 “当时,国家规定商业产品允许加价14%销售,我就按照这个加价率卖产品。”在计划经济时代,上海很多工厂有大量电器缺口,李方平就从乐清的个体户和作坊里进货再卖去上海,生意越做越大。“到后来,我已经做到能够自己开订货会,把全国各地的客商聚到上海,在和平饭店办订货派对,每年交易额就有几百万元。” 然而,到了上世纪80年代末,中央再次开展经济秩序整顿,上海市政府有关部门开始调查李方平公司的收入来源,成为当年轰动上海的“十大案件”之一。虽然做的是合法生意,也躲过了这场风波,但被“抓怕了”的李方平还是决定离开中国,携家人远赴泰国,并最终辗转到了加拿大。 抢搭东风 回国创业 在加拿大,李方平过起了“半退休”的生活。“问题是我当时还不到40岁,虽然经济无忧,但太清闲的生活我真的是过不惯。”特别是上世纪90年代后,中国的改革开放进入“快车道”,经济迅速发展起来。“看到国家越来越开放,我便动起了回国创业的念头。” 2010年,历时5年、总投入1.5亿元的国产人工耳蜗终于问世,中国成为继美国、澳洲、奥地利之后世界上第四个能生产人工耳蜗的国家。“最令我感到骄傲的是,由于诺尔康的产品定价7.8万元,在我们的冲击下,进口人工耳蜗的价格也从每套25万元降至15万元,越来越多的失聪者可以用得起人工耳蜗了。” 无惧投资风险 誓研国产人工耳蜗 2005年,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李方平认识了曾凡钢和傅前杰两位教授,他俩通过多年研究,已经拥有了多项人工耳蜗的专利,这是一种替代人耳功能的电子装置,可以帮助患有重度、极重度耳聋的成人和儿童获得或恢复听力。为了使这一研究成果成为现实,两位教授找过台湾、香港和内地的实业家,但是,由于这一项目投资多、风险大、回报慢而遭受冷遇。 “从他们这里,我了解到,中国的失聪者数量已经达到了2,700多万,其中重度听障者有700多万人,而且大部分因为治病家庭贫寒。”李方平说,虽然失聪者可以采用植入人工耳蜗的方式来产生听觉,但进口的人工耳蜗每套要卖25万元,再加上后期的康复训练费用,很多家庭根本无法承担。 “当时我就问两位教授,需要投入多少钱,可以把设备做出来,他们说500万美金,三年可以做出来。”李方平很诚恳地告诉香港文汇报记者,那时候他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想为社会作点贡献。“我算了算,500万美金就算赔光了,也不会影响我的生活质量,但如果做成了能帮助那么多失聪者,还是很划算的,就决定试一试。” 老兵自愿试验 重获听力落泪 于是,2006年李方平先后成立美国和杭州的诺尔康公司,研究开发人工耳蜗。“没想到,将专利变成设备,实在是非常困难。”到2008年下半年,研发中心才做出了样机,但在芯片集成方面还存在很多问题。“到了2009年初,这个项目已经花掉了1亿元。” 2009年12月,国产人工耳蜗正式进入临床试验。李方平跑了很多家医院,想亲眼看看人工耳蜗的植入效果。上海的植入志愿者是一名老战士,当过炮兵,特殊的战争环境把他推入了痛苦的无声世界。他不顾儿女的反对报名参加试验,开机的那一刻,他激动得老泪纵横,喊着“我听见了,我听见了”。 得益港股新政 或将在港上市 “说实话,如果当初想到做科研那么费钱,那么艰难,我真不一定会选择这条路。”李方平告诉香港文汇报记者,虽然人工耳蜗已经面世,但品牌推广依然艰难。一是因为听障人群接触广告的渠道少,二是因为诺尔康只做直销。“因为直销可以减少中间环节,让患者能用最低的价格购买到产品。” 料吸引更多投资机构 “12年来,公司累计投入超过5亿元,至今仍亏损6,000多万元。”即便如此,李方平仍坚持常年向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浙江省残联等机构捐赠人工耳蜗。“我们的财务部门对我很无奈,说再这样送下去,今年公司又要亏损了。但我忍不住啊,一看到那么贫困的失聪孩子,我就想给他们免费做耳蜗植入。” 2018年4月,为了激发市场活力,香港资本市场迎来了25年以来的最大改革,根据新的《上市规则》,允许尚未盈利或者没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赴港上市。看到这则消息,李方平感到特别欣慰。“研发人工耳蜗的过程让我深刻地感受到,生物科技是一项投资大、风险大、周期长、回报慢的工程,但同时也是利国利民的工程。” “由于在内地上市需要盈利,因此虽然有很多风投机构看好我们的产品,但仍持币观望,这也使得我们的现金流一直不充裕,影响了新产品的研发。”李方平说,如今,诺尔康已经启动了赴港上市的计划。“香港资本市场公开透明,如果能在港股上市,不仅能解决资金问题,也能吸引更多的投资机构,极具吸引力。” “八大王”今何在? 在中国私营经济的发展史上,“八大王”成为一个特殊的符号,“八大王”敢为天下先的故事,激励着一批又一批的温州商人。 而造成“八大王”当年入狱的“投机倒把”罪,已经在1997年3月从《刑法》修订案中删除,经济犯罪中不再有“投机倒把”罪这一罪名。2008年1月23日,适用了20年的《投机倒把行政处罚暂行条列》也“寿终正寝”,被宣告无效。 李方平告诉香港文汇报记者,如今“八大王”都有了新的生活,除了一人已于1995年去世外,其他人也会偶尔相聚,回顾一下当年的风波。“温州人的血液里流淌着敢打敢拚的创业精神,对商业的敏感神经不会因为波澜而停止跳动,这或许就是‘温州样本’的意义。” “线圈大王”郑祥青:迷上计算机,至今还会用计算机绘制设计图纸,搞发明创造 “螺丝大王”刘大源:家里的螺丝店仍在营业,已交给第二代打理 “翻砂大王”吴师廉:退休安享天伦之乐,家族企业红光电气集团有限公司年产值超亿元 “目录大王”叶建华:随孩子在国外生活数年后回国,2009年考取了助理工程师证书 “五金大王”胡金林:成为柬埔寨的电器大王和橡胶大王 “电器大王”郑元忠:创立了庄吉集团,但2011年申请破产 “旧货大王”王迈仟:因肝癌于1995年去世,享年50岁 “合同大王”李方平:创办诺尔康,使中国成为第四个能够生产人工耳蜗的国家
  • 【关注公众号】

  • 【关注微博】

关于听力
你了解听力吗
听力损失
听力干预
听力语言康复
文件下载
产品中心
植入体
晨星
高歌
售后服务
维护保养
助学金
植入者视频
电子刊物
操作视频指南
专业客户
人工耳蜗适应症和禁忌症
人工耳蜗植入手术
文献报道
专业会议信息
MRI Warning
关于我们
发展历程
荣誉资质
新闻中心
行业新闻
公司新闻
联系我们
营销网络
我要咨询
人力资源
人才招聘
理念
团建